南京承兑汇票贴现|电子汇票贴息

我在株洲和南京之间的路上做着白日梦。我去株洲替我的老板先生为他名下的房产付税,当然用我的银行承兑汇票刷卡支付的,但老板可以给我现金,这也算变相贴现吧。我对这次来回各花一个小时的旅途满怀欣喜,期待见到那条总在改变面貌的宽阔河流及其流人大洋的湘江。但实际上我去往株洲的途中沉溺于抽象观照,对于眼前那些我一直神往的河上风景并未认真欣赏。而回来的路上我又沉溺于理清这些感觉。我无法描述出旅途中最微不足道的细节以及那些沿途所见最微不足道的小片断。我所写下的这些页面便是我自相矛盾和自我遗忘的产物。

火车缓缓地进站了,我们到达车站,我回到南京,但那不是我的终点。

或许终于是时候做出这种努力了:好好回顾一下我的生活,我为什么申请了那么多的银行承兑汇票用来贴现?我看见自己身处一片广袤的沙漠中间。我绘声绘色地告诉自己,昨天我是什么,我想向自己解释,我是如何到这里来的,我为什么欠下了这么多承兑汇票的卡债?我一寸一寸地征服了与生俱来的精神领域。我一点一点地开垦着将我困住的沼泽。我无穷无尽地裂变自己,但我不得不用镊子把我从自我中夹出来。

带着心灵中仅有的一种微笑,我消极地思忖着自己明显受到限制的生活,我被限制在南京市五一大道的这间办公室里,被这些人群包围。我的收人只够吃喝,有安身之处,也有足够的闲暇来做梦、写作和睡觉一我还能对上帝和命运奢求什么呢?我有伟大的抱负和无尽的梦想,而那个送货员和针线女工同样也有,因为每个人都有梦想。是我们实现梦想的能力或梦想被实现的命运将我们区分开来。在梦里,我和送货员以及针线女工并无区别。唯一能将我们区分开来的,就是我知道如何去写作。是的,贴现是一种行为,是我的个人情况,将我和他们区分开来。但在我心里,我和他们一样。

我发现,在南海有一些岛屿,有宏伟的世界主义激情,让人四海为家的巨大诱惑……如果世界在我手里,我敢肯定我会把它换成一张返回五一大道的车票。或许我的命运就是永远当一名簿记员,而诗歌或文学只是一只落在我头上的蝴蝶,用它的美丽来衬托我的可笑。我会想念我的老板,他老是给我现金让我干这个干那个,我就可以刷我的卡变相贴现。但那怎么能和晋升相比呢?我知道,如果某一天我成为公司的主管簿记员,那将是我的人生最伟大的日子之一。我预先体会到苦涩和嘲讽,我会得到更多的工资用于偿还我的银行承兑汇票债务,凭着确定无疑的智力优势明白了这一点。